直播ag娱乐官网|HOME城新闻网 > 三农 >

上海交大毕业生在云南巡山 还要去湖南服务农民

时间:2017-05-05 10:51

来源:中国三农网作者:陈立敏点击:

  “我曾经也是接受过别人资助的孩子,那种被人关爱的感觉很重要。”去年从上海交通大学毕业,袁华为成为西部计划的一名志愿者,前往云南迪庆州森林公安局服务一年。

  他坦言,自己去云南前甚至不知道有森林公安的存在,直到第一次巡山,看见大山身上被挖出了一道口子,感觉像一道伤疤,忍不住心疼。

?

  再过不到三个月,他将结束云南的志愿工作,去湖南湘西服务农民。“当然,家人也难免会有不理解。可是无论怎么过都是自己的一生,这是我想追求的一份经历。也许下一秒就没有时间做这些事情。”袁华为说,公益的路他决定继续走下去。

  香格里拉巡山

  “你看,这叫树胡子,只有在空气很好的地方才能见到。”尽管已是第六次巡山,袁华为看到枝桠上垂挂着的“树胡子”还是忍不住欢喜。冬去春来,虽然已经到了四月中旬,但香格里拉还在飘雪,山林里的积雪被踩得吱吱作响。

  袁华为巡查的山林位于香格里拉市的碧塔海自然保护区。这个保护区是云南省海拔最高的国际重要湿地,除了以云南红豆杉为代表的珍稀濒危植物,还有数十种国家级保护野生动物,总面积14133公顷。

  “风景美的地方就像美人一样,脾气不是很好,在这里有时候一天就能体验四季。”袁华为打趣说,香格里拉的天气往往前一天艳阳高照,第二天就能雨雪交加。

  爬到半山腰,袁华为看见一截树桩,直径有半米多长,他用手抹掉覆盖着的一层积雪,细密的年轮露了出来。“这棵树是在很多年前被盗木者砍掉的,因为气候多变,这里每一棵树长成都很费时间,成气候的森林都有上千年的历史。”一起巡山的民警说,通过对接报的涉林案件进行统计,近些年盗伐滥伐的现象已经减少了许多,每每巡山,重中之重是向村民宣传防火,比如在山林里醒目的位置张贴标语。

  香格里拉市每年11月至次年6月,为森林防火期,3月至5月为森林高火险期。高火险期内严禁一切野外用火,森林公安民警需要不定期巡山。然而,烧地埂、烧灰积肥等违规野外用火的现象在当地依然常见,传统习俗给执法带来了一定的困难。

  “当然,巡查时也要留心是否有盗伐者的踪迹,是否有野生动物被困。前不久山下派出所的民警和村民联手救助了几只受伤的毛冠鹿,送到了动物保护站,等伤好了再放它们回 家 。”民警说。

  中午时分,雪下得更大了,袁华为和一起巡山的两名民警走到一处牧民废弃的屋子,本想进屋稍作休息,但屋内早已长满荆棘。他们从塑料袋里掏出几个葱油饼,就着矿泉水吃了起来。“听老民警说,现在山里的路修好了,我们还能开车进山,以前他们都是用马驮着干粮,时常两个人出去巡山,一走就是半个月。”袁华为说。

  傍晚时分,巡山的三人一直走到山林进不去的地方,才停住脚步。三人上车后,脚上的泥土蹭落一地,车身发动,顺着山路蜿蜒而下。

  “每次下乡巡山,触摸着这些树皮,就像在和历史对话,也才能感受到保护这片土地的意义,体会到这份工作的不易。”袁华为说。

  什么是森林公安

  去年大学毕业前,袁华为正在家乡贵州德江参与一项医疗义诊的公益活动,在去活动的路上,接到校团委的通知,他被西部计划录取并分配到云南迪庆。

  “当时,老师让我在两个小时内给出答复。说实话,我也纠结过,在最后半个小时,我决定过去看看。” 袁华为说,去西部就是做好了吃苦的准备,直到自己到了香格里拉,才知道自己是服务森林公安,“有办公室,有宿舍,不苦”。

  “我和很多人一样,甚至不知道有森林公安的存在。”他还记得,自己第一次下乡巡山,头一回看见大山身上被挖出了一道口子,还有金沙江沿岸的高山,有林地被非法开垦,山腰露出了黄土。他看着那些,感觉真像是伤疤,会心疼。

  除了巡山,更多的时候,他的工作是协助民警办案,主要负责录入卷宗材料。也正是通过录卷宗,他越来越清楚森林公安的工作内容,“违规野外用火,非法经营加工木材,擅自开垦林地,他们都管,森林公安是专门保护森林以及野生动植物资源、保护生态安全、维护林区社会治安秩序的行业警种”。

  大学期间,他的专业是机械工程及自动化,学习了不少计算机知识。刚进单位,他发现办公自动化方面,和上海相比,确实还存在一些差距。上班过程中,他时常会接到同事求助的电话,调试设备,操作卫星地图软件等,“基本每个办公室都走过,帮他们做点事情,电脑问题、网络故障,这也是我在如今的单位里一点小的优势。”

  与袁华为同期被分配到迪庆州森林公安局的还有两名志愿者,他们服务于其他部门。在老民警的眼里,这些年轻人的到来,不仅带来了新气象,也的确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人手紧张。

  下一站湖南湘西

  每天下班后,袁华为便回到宿舍。不到十平方米的房间,一进门便是一排摆放整齐的鞋子,他不爱穿皮鞋,多数时候都穿着一双蓝布鞋,“我妈妈做的,很舒服,里面的鞋垫也是我妈妈纳的。”

  他的桌子上堆着一叠挂号信的存根,这是袁华为和女朋友“霞哥”通信的见证。

  “可能我这个人比较 原始 吧,每个月都还给她写信,这也是我和她之间的一个约定。” 说到“霞哥”,袁华为有些害羞,他说两个人是在毕业前夕走到一起的,“霞哥在上海读研,我一个人在香格里拉,还是挺想她的,每天晚上我们都会视频聊天。”网络不好的时候,他就在床上滚来滚去,举着手机找信号。来到香格里拉后,他们只见过三次面。

  袁华为说,自己也曾是叛逆少年,因为受不了高中的军事化管理,他逃学回家,反反复复,读了三次高一。第三次读高一,他开始看《论语》,喜欢“君子不器”,喜欢“士而怀居,不足以为士矣”。

  三年寒窗,他以全县高考第二名的分数被上海交大录取。大一时,他觉得自己成绩不是特别好,加入4个学生组织想找自己的存在感。大三那年的五四青年节,校团委组织了一次经验交流,“当时请来了一些支援西部的学长,和我们面对面分享,那时候就想做一个社会的人,想为社会做点什么”。

  在上海四年,除了感受到规则与效率,他觉得人一定要不断学习,母校的校训“饮水思源,爱国荣校”,也一直教诲在心,“我还记得到上海报到的第一天,第一堂课是在交大体育馆里上的,我听得很认真,去小卖部买了笔记本,做了一整本笔记,可以说,从那时候起校训就在我心里刻下了烙印。”

  到了迪庆,他拉上女朋友一起资助了香格里拉市一中的两名初中生,“她们俩成绩都非常好,但是家境困难,我曾经也是接受过别人资助的孩子,那种被人关爱的感觉很重要。”

  袁华为准备入党,还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,他在香格里拉的志愿工作就将结束,之后他要去到湖南湘西的农村,和村民一起做开发,销售农产品。

  “当然,家人也难免会有不理解。可是无论怎么过都是自己的一生,这是我想追求的一份经历。也许下一秒就没有时间做这些事情。”袁华为说,公益的路他决定继续走下去。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
推荐资讯 更多>>
热门文章 更多>>